酱香五花肉

换墙头比换内裤勤

死亡冷圈体质

慎关

何必与撒野的故事

懒惰怕事其实脾气十分暴躁但每天保持微笑暗地里使刀子的笑面虎何必。


积极向上温柔贴心只是因为名字而被传出曾经扛刀骑摩托校门口堵人的无奈撒野。


脑子里有一堆故事,但只把人设放出来是因为怕我的故事左右了你们的思绪,请各位太太认领一下这个人设脑洞。


我真的,超想看的啊!!!!!


没人要,我就动手了啊……很怕写糟啊……😑

【双北】1993(一发完)

◎小何×小撒

*故事背景来源于长辈们,如有错误请告知
*写的不好,流水账
*本文纯属虚构

正文

小何比小撒大一岁,小撒月份大,提前上了一年学,两人同班还同桌。

俩人同巷的,巷口看上了同一条狗还打过一架,自那之后一直不对付,小撒看小何不顺眼还偷过他的作业本儿。

小何也不好欺负,隔天把他十分的数学卷子给了他爹,晚上放学回家给他爹一顿好打。

小何和小撒是邻门,对门是空房子,烂砖烂瓦不知道是空了几百年,黑洞洞的跟住了鬼似的,小撒胆子小,但总嘴硬说要跟小何比谁胆子大,晚上进去转一圈,看谁出来的快,小何写作业头都没抬,说了句,“无聊。”

小学时间不长,一放暑假小孩就跟玩疯了似的,跑去人家地里偷瓜,小何自然不参与,所以沦落成了拎包的,小撒是主导者,号召着黄河小纵队与长江小纵队,小队每个成员都有外号,都是小孩自己给自己起的,只有小何代号雪狐是小撒特别冠名的。

小何问为什么给他这个代号,小撒说因为他白又精明,像狐狸,满肚子坏水儿,黄鼠狼都干不过他这好脑袋,还钦点小何给他做军师。小何觉得特别搞笑,于是他也给小撒起了个外号——吉娃娃。

因为小撒好动又爱折腾,小何觉得小撒而非那肥硕爱吠的恶犬,倒像极了他二姨从上海给他带回来的吉娃娃,人长得小巧,脾气却一点儿不小,惹急了就要咬人,没长好的乳牙又咬不出什么结果,零伤害率倒弄得自己累得不成样子,那受了欺负委屈巴巴的样儿真想叫人一把捞进怀里抱一抱。

不过到头来瓜也没偷成就叫看园子的老头给发现了,小何捧着大堆的书包也跑不快,不过最后莫名其妙小撒也被逮了。

两人被罚跪在家门口不许吃晚饭,撒妈妈心疼啊,等着撒爸爸晚上进城出货的空挡给小撒又是给饭又是喂水,小撒吃饭之余瞥见腰杆儿挺得笔直跪在那儿头都不扭的小何,扔给他两个馒头,啃的只剩下两口的榨菜攥在手里递过去了。

呦呵,那人清高地只回了俩字儿:“不用。”

小撒翻了个白眼,站起来扣开他的嘴白面馍馍夹着榨菜一到塞进他嘴里,“什么不用,我让你吃就吃。”

小何给塞呛着了,撒妈妈在一旁看着笑,小何嚼了两口真觉着饿了,望着撒妈妈,又望望小撒,又望回自己家紧闭的房门,哇地一声眼泪水儿就往下掉。自己从小优秀到大,家里一直严厉,自己对自己就更为苛刻,孩童爱撒野的性子早就磨没了,何妈妈在门后头看着儿子跪着自己捂着嘴掉眼泪,何爸爸让小何跪了一会儿就让他进屋了。

小撒看着小何一家抱着一起笑,自己在旁边也跟着一起傻乐。

-

一起熊了十余年,上了高中的小撒学乖了,不整小时候那些个幺蛾子了,倒是小何,不知道是物极必反还是什么,两个人的性子像是倒掉了。

扯小女生辫子这种事情小撒多少年前就不惜的干了,不过小何好像特喜欢干这事,惹得小女生急红了脸,他倒是会开脱,随便两句花言巧语,姑娘们气红的脸变成了羞红的脸,兰花指一翘点着小何的脑袋,一声尾音上扬的讨厌叫的人心肝儿直颤。

小何长得白净,学习也好,谁都喜欢。小撒不知怎么就是看的不舒服。

有天放学回家,小撒没等小何自己先跑了,结果就让人给堵半道上了,给人拖进小巷子,搜包又掏兜,总归摸出半块黏在口袋里的金丝猴奶糖,还是女生送小何,小何扭头就给了小撒,小撒本高兴地刚撂进嘴里,顺口问了一句:“哪儿来的。”小何说女生给的,小撒二话没说就给吐了。

那人摸了一粘手的奶糖,气愤地往小撒裤脚吐了口痰,骂了声穷鬼,小撒低着头不说话,强龙都压不住地头蛇,他现在反抗也没多大意义。

也不知这些混混是多久没见过女的,瞧见小撒那半掩若开的领口直发愣,他不白但皮嫩,傍晚巷子里透过霞光刚好落在他脖颈上,叫光照的透亮的肌肤像是街边买的糖葫芦串儿,糖霜裹着红皮里面是酸甜可口带汁儿的果瓤。

他这嫩肉不知道一口啃上去是不是像那果瓤一样的出汁儿啊?

小撒叫那人色//眯//眯的眼神看的害怕,他今儿穿的是他爸穿剩下的白短袖,他爹身材大,他身子板小,领口都不知道挂到哪儿去了,领口给他妈洗的泛黄,刚好糙布跟嫩皮一比,显得他像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小白脸,身子板薄得很,腰藏在宽大的校服里,倒平添几分若隐若现的姿色,啊呀,男儿身碰见这些个不要脸的,根本就不定个事儿啊。

小撒都准备好抄起旁边的板儿砖跟这群人开干了,结果一阵尖锐的警笛声吓得这些人撒丫子就跑老远,留着小撒一个人愣在原地不敢动。

随后只见小何抓着把玩具枪,从巷口出现。

食指往枪上的钮儿一扣,一阵尖锐的警笛声充斥整个死胡同,“我新买的枪怎么样?”

小撒望着他笑得样子没来由的气,抄起书包就砸小何,小何叫他打得莫名其妙,刚买的枪也不要了,迈开腿就往家跑。

小撒自这事儿以后更疏远小何了,小何反而更粘小撒了,到哪儿都跟着。

“我说你每天晚上放学也不等我一下,急吼吼地干嘛去啊,一个人手无缚鸡之力的,万一下回又碰上那群人怎么办?我告诉你我这个人腿短跑不快的啊,万一要是一个没赶上,指不定人家把你怎么着了呢,下回别跑那么快,我又不能吃了你,等等我。”一放学,小何就把小撒摁在座位上说了这么大堆话。

小撒淡淡地看了小何一眼,他才不愿被一个不比他强壮,也不比他高多少的人说手无缚鸡之力,毕竟他过年也是杀过鸡的,倒是小何天生特怕尖嘴的家禽。

“我没急,不是不想等你,每回放学你都得跟班里女生一一道个别,我怕万一你们放学之后有什么特殊活动,还得费脑子给我扯谎支开我,我不如自己先走,免得打扰你跟别人的美好时光,我可不是那种扫兴的人,您说呢?”小撒也毫不退让,两人都话里有话,谁也说不过谁。

互相微笑着放开了对方,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俩人有事儿,但怎么莫名其妙地就有事了呢?之前他俩感情不是挺好的吗。

-

巷尾雷家买了台彩电,一巷子小孩都挤他家看电视去了,除了小何,可看见小撒也跑去了,自己也跟着一起去了,谁知道这姓雷的还搞什么破制度,一袋儿金丝猴换俩小时看电视时间,什么频道他来定,一学年作业换一小时遥控器主导权。

小撒和小何一听调头就准备走人,结果人群里有个不服这小雷的破制度,小雷脾气不好,跟那人打起来了,小撒给人家误伤了一拳,小何抬腿就踹回去了,这下好了,本来没事的,结果三五成群的全打起来了。

巷子里怎么传的都有,儿时的小撒皮得很,所有人都说是小撒为了彩电跟人家吵结果把小何拉进来了,心里委屈的不行,撒爸爸本想采取些行动,结果人家何爸爸二话没说买了台彩电隔天就给人送过去了。

啊呀这下好了,撒爸爸也是个果断的人,回送了台收音机,这两家人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本以为会决裂,没成想这关系反而更好了。

小撒家的黑白电视机终于能换了,这也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小何来小撒家无比频繁的理由。

两家人都心照不宣,家里多了双拖鞋,撒妈妈晚上做饭都会多煮点米饭,何妈妈经常送点何爸爸外地捎回来的洋货给撒家。

有回小何买了双回力鞋,小撒看的眼睛都直了,小何才穿一天,就塞给小撒,说:“这鞋我穿着不合脚。”

小撒原本拒绝了,结果小何把鞋塞他怀里,从门口抄起一双他的鞋就跑了,边跑边嚷嚷咱俩扯平了。看着怀里的鞋小撒就觉得小何又跟他扯什么淡呢,他脚比小何小一码,他的鞋小何怎么可能穿的上?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双回力鞋,小撒居然穿着正好,难道真的像小何说的那样,不他合脚?

-

小撒他爹给他弄回来辆二手的自行车,小撒一听凤凰的,眼里雪亮非要跑去看看这车长啥样,徒步上了十几年的学,终于能蹬两脚自行车,体验体验上学带风是什么感觉了。

但小撒看见那屁股垫子往外翻烂棉花的时候叹了口气,这车身子坑坑洼洼,银漆成块的往下掉,不过他爸手也挺巧,卸了垫子丢给小撒妈缝缝补补也算看得过去,车身的漆剐了又重新刷上一层,车也不像之前那么破了,只不过蹬车总有嘎吱嘎吱的轱辘声。

小何知道了,吵着嚷着要让小撒带他。

头一回骑车带人,蹬得费劲,小何还老喜欢在后头动个不停,小撒忽而一加速,小何吓得手往他腰间一抓,不知道摁到了什么地方,车头没抓住,俩人一头栽沟里去了。

小何倒没事,小撒屁股上给跌了一口子,他爹成天打工赚钱,这么大个人也不能让妈妈上药,自己扒拉下裤子,望不见伤口一通乱抹,擦的满屁股都是药膏味儿。

小撒没法上学,小何一放学就溜进他家给他补课,有一回补着补着小撒忽然想起来自己屁股要换药了。

“你先走吧,我换个药,谢谢。”

“要不我帮你吧。”

“不用。”

到头来还是他被强摁在床上,扒了裤子换药。

小何戳了戳小撒柔软的臀尖,嗤笑道:“我好像就澡堂子里见到过。”

“你废话,要不然你还能怎么见?”

这话一说,两人谁也不说话了,小何承认他想歪了,小撒也觉得自己想多了。

小撒把羞红的脸埋枕头里,手往下伸想拉起自己的裤子,小何蘸着药膏的棉签戳着他的臀尖,拍开了他的手,“别动,还没好呢。”

其实那时小撒起了反应,只得夹紧双腿安安分分地趴着不敢乱动。

等着自己身下消停了,小何的药也终于上完了,提上裤子刚一翻身,小何就亲上了小撒,没有丝毫征兆的,这事儿发生的太突然,小撒愣住了,整个人在那一僵。

蜻蜓点水一样简单的亲吻足以构成两人之间兄弟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他们谁也不说,只有对方知道。

---

我爱他们!!!

【皓景】肉云(pwp一发完)

◎周子皓×郭舜景

三观极其不正,三观极其不正,三观极其不正。
未成年人禁止阅览🚫未成年人禁止阅览🚫未成年人禁止阅览🚫
真的,信我,你别看了,看完会想杀了我的,我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请不要打我,也不要人肉我,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警告:我妻由乃!!非双性,就是有胸。私设一大堆,并且十分ooc,而且特别雷,很雷,慎点!!!慎点!!!慎点!!!


正文

文明是社会的窗户,保护社会之窗人人有责

---

我是禽兽!!!请不要打我!!!

花心大萝北新晋墙头

小撒老师


有同好吗?


虽然已经知道欠了很多车……


都是这群男人的错,为什么这么让人想搞他们呢?(请问你是变态吗?


👏🏻👏🏻👏🏻细胳膊,细腿,细腰。除了能抱在怀里宠着还能干嘛,压在身下!!!!!


艹 人的前因后果?


前因:想 艹。


后果:艹 到了。

挂到我更了为止

皓景车我是肯定会开的


楚会长也是肯定会搞的


可能近期要消失一段时间


绝对不鸽不逃票!!!!!


信我!!!!!!!!!!!!!!!


(可能还会抽空搞一下小脏总和小渤儿老师吧,嗯

(他们太可爱了,不搞对不起我脑袋里的有色颜料

他俩。

他们时常在一起。

一起做不同寻常的事情。

一起去吃一家很难吃的面馆,比比看谁能把那一碗就算给对方一个亿,都绝对不会下口的面条给吃完。

一起去蹦极,瞬间抓拍下对方最丑最丑的照片再洗出来贴在宿舍的门上辟邪以及录下对方掉下去时那杀猪一般的惨叫声当起床的闹钟。

一起去高速路口那儿的绿化带上逮萤火虫,再模仿着囊萤映雪照亮对方的脸,拍下那张被蚊子叮的满是包的脸当做手机屏保。 

一起去买一百块钱的彩票,然后用中来的二十五块钱去买烤串。

一起去吃根本就付不起钱的火锅,然后用苦力来还上那笔“巨款”。

他们像计划好了一样。

一起做只想和对方做的事情。

一起站在世界乒坛的顶端。

“别人都叫我龙队。”

“他是队长,但我有决定权。”

---


都是一些很想看,但又没写的梗,组成这些不成文的东西。

【江南】圈养(上)

◎王玉江×楚天南

*年差操作,十九岁与三十四岁
*警告:未成年人请在家长监督下完成作业。
我告诉你,雷的一批,可能还会有个带娃的(下)吧
关键词:造小人到生小人,非abo就是能生


正文

享和谐家园,过积极生活

---

我再说一遍,很雷,非常雷。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雷的东西为什么会有(下)
(因为想看孕期play(闭嘴

另我没有捉虫,谢谢

来,都给我张嘴,吃糖。

今天去看了侯晓直播。

大概在17:58左右,开始说王劲松老师。

侯晓:王劲松,王劲松老师特别好玩(笑),劲松老师是一个老前辈,哎呦,不能说老前辈(捂嘴)他很可爱,而且我比较喜欢历史,他没事就给我讲一讲历史,会跟我讲讲博物馆什么的。
其实我们拍戏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是很冷的,有一天,我穿着羽绒服,我就站在那儿,然后我就感觉一只手“噌”er~就夹在我这儿。(把手放在胳肢窝)
当时我刚要回头,劲松老师在我后面说:别回头!给我焐焐手。
我说:好。
因为当时需要拍他嘛,要走那个场地,他就让我夹着他,他就这么推着我(晃悠身体)我俩就像这样走,然后就看见两个人像暖宝宝一样贴着,在那儿走。

你们这群男人啊……真要命……

作为一个资深爬墙手(嘛鬼


有必要安利一下这对cp


王玉江×楚天南 忠犬×女王


捡到小孩,培养小孩,睡了小孩///_///虽然三观不太正,但真的很好磕啊不是嘛(恶趣味啦!


你们想象一下,小楚莹因为害怕打雷,半夜起来跑去找爸爸,结果看见她十九岁的玉江哥哥把她爹摁在墙上干一点不可描述的事情。(教坏小孩子了啊喂!!!


真的,意外的,超级的,非常的,霹雳的好磕啊有木有!!!!?!!??(你在说什么啊混蛋!!!!!然后你们品品p2王队长的背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