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香五花肉

换墙头比换内裤勤

死亡冷圈体质

慎关

一些对于小马哥的歪歪(腐向)

难道不想把受伤的阿Mark摁在地上狠狠地欺负他吗?



发哥真真真真真真真的是一个战损好吃到爆炸的男人!!!!!



想象一下。



责备着不好好照顾自己而受伤的阿Mark,他却嬉皮笑脸对你说:“我冇事啊,唔好勞氣啦。”



冇事冇事,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事。



咳咳……



嗯,然后摁在地上好好教育了一下。



“sorry囖,我、我知道錯了啦……饶了我吧……”

超想问个事儿

如果用一种具体的味道来形容“少年的吻”

你们觉得少年的吻,是什么味道的?



我旁友第一反应是涩杏子。



我第一反应是o泡果奶。不许嘲笑我🤓

【何撒】雪菜肉丝与干拌炸酱(脑洞)

*我,一个想看不想产星人 

*同时也是个起名废星人

*想看个平淡又不简单的故事

老何爱吃雪菜肉丝,小撒爱吃干拌炸酱。


故事从小撒高中时候说。


小撒爹喜欢喝酒,小撒妈是个歌厅跳舞的,有一回小撒爹在歌厅里看小撒妈跳舞,有个不知好歹的调戏小撒妈,小撒爹喝多了,两伙人干起来了,有个倒霉蛋摔了一跤,头跌到柜台上成了植物人,那伙挑事的都把这事赖在小撒爹身上,小撒爹进了监狱。

小撒妈也因为这个事吧在舞厅干不下去了,小撒交不起学费了,要去找班上。


老何是个警察,因为长得太白净总被嘲讽逮不着贼,结果是全局业务能力最强的。

初入社会的小撒四处碰壁,因为年纪小,甚至还被骗去做些不正当职业,结果入了贼窝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平常考试的聪明脑袋一着急什么都忘了,满脑子他爹他妈,望着往舞厅里涌的警察,心想着完了,自己这辈子估计是废了。

逮着个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就开始哭,哭着哭着哭累了,扒着那个人就睡着了。

小撒睡醒以后看着对面穿着带有他鼻涕跟眼泪的警服的老何一脸懵,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坐牢了,悲伤的情绪立马又来了,低着头先认错,然后语不成句地道出事情的原委。

刚刚还态度强硬的老何晓得原来这傻小子是被骗来的,才放下架子温柔一点。


知道小撒悲惨身世的老何决定帮助小撒。

等待小撒说完一大堆有的没的,老何许久没说话,就问了一句:“吃饭了没?”

小撒一愣,在警察叔叔面前是不敢说谎的,“没有。”

老何带着小撒去局子对面的小张面馆吃面条,特意叮嘱老板,“多加两个蛋。”


希望能有位太太写下后面的故事!!!!!

超想看😭


【狄尉】猫腻(上)

◎狄大人×尉迟大人

 

*别名:《狄大人与尉迟大人的地下恋情》

*乱编的

*我一定还能编出个(下)来!!

 

正文

 

晚霞红得泛紫,木窗遮不住这晃人眼的霞光,让其都溜进了屋里,落到了那人的眼眸上。

 

狄仁杰低头翻看着案卷,近日事务繁多,他每日忙得脚底板打后脑勺,倒是身旁那位悠闲得很。

 

尉迟单手撑头,卧在狄仁杰身旁微笑地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他头一回感觉到这位狄大人的睫毛那样长,盛着霞光微微颤动着,他不禁伸手去触,惹来那人一声“别闹”。说罢便擒住了尉迟的手,捉到嘴边吻了吻他的指尖,随后放入怀中细细地摩挲着,说道:“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

 

“我不着急,狄大人您接着看。”尉迟说道。

 

他也不抽手,任由那人摸着,不过是腾出另一只手抚上了狄仁杰的后颈,揉着那人脑后的碎毛,顺着那人宽实的肩又摸上了耳垂,因为几日的奔波劳累,狄仁杰的耳朵都被风给剐得通红冰凉。

 

尉迟捏捏他的耳垂,翘起食指又去画他的耳廓,耳朵被捂得滚烫,搔得狄仁杰心痒痒。

 

狄仁杰干脆放下案卷,又擒住尉迟的另一只手,将人一拽带入怀中。尉迟撞进那人的胸膛,抬头便于他对视上了。

 

狄仁杰拿鼻尖蹭他的脸颊,沉着嗓子说:“下官可经不住将军这么折腾啊。”

 

“狄大人不还有卷宗没阅完吗?快,快看,别耽误了差事。”说着向案台旁扬扬下巴。

 

“不看那死物了,”狄仁杰依仗着居高临下的姿势,顺势舔了口尉迟的唇,“看你。”

 

被他在手掌中的手抚上那人的左胸口,在那微微搏动的肌肤上画着圈,说道:“我有什么好看的?”

 

狄仁杰一一吻过尉迟的眉骨,眼帘,鼻尖,最轻轻啄了口尉迟的唇,“好看,好看,我的尉迟怎么都好看。”

 

尉迟叫他说红了脸,笑意止不住地漾上嘴角,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双唇间距离越捱越近,就在此刻外头传来一声“大人!”,汪亘便冲入堂中,狄尉二人一惊,尉迟反应快些,立马起身正襟危坐,倒是狄仁杰偷吃不成有些烦躁。

 

他搔搔眉心,叹了口气,眼神里带着委屈望了尉迟一眼,尉迟大人此时以恢复正经,瞪眼回他,说道:“既然狄大人有要事,我便不打搅了。”

 

尉迟步子跨得极大,像是想要逃离这里一样,狄仁杰追上来,拉住尉迟真金说道:“将军,今日上元,晚间可否来府上一聚?”

 

尉迟微愣,不做应答,徜徉而去,狄仁杰只当他默许了,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摸摸自己的鼻尖,甚至还能感受到方才尉迟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温度。

 

汪亘很不适宜地抓着狄仁杰的胳膊,死命地喊:“大人!大人!咱膳房的厨子打起来了!”

 

狄仁杰因念妻,脑子里无限美好叫这人打断了,闭目深呼吸一口气,吐出,汪亘原以为这是大人案子破了松了口气,后来狄仁杰抬手就赏了自己后脑一掌,朝他吼道:“以后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不用向我汇报。”

 

“可,可是,是沙陀大人让我来找您的。”汪亘叫他打得欲哭无泪。

 

“那是当然,人家房里有水月姑娘,你没看见我……!”狄仁杰火气正旺,嘴巴差点没绷住。

 

汪亘见他不讲话,愣愣地问:“您什么?”

 

狄仁杰反手掐了那人一脸肉,来回地拧,咬牙切齿道:“没、什、么。”

 

-

 

果真,晚间,尉迟带了大批金吾卫的人来了。

 

狄仁杰忽而感觉下午汪亘向他汇报厨子打架并不是废话,甚至还很有必要,就因两位口角,争执到底谁是主厨,最后一发不可收拾,一人被推进柴堆,手臂被戳了个大洞,另一人见状下丢了魂,跑了。

 

这下可好,大理寺晚间竟无人做饭。

 

只见平里两袖清风的狄大人,大手一挥,向着众人说道:“今晚,燕子楼!”

 

尉迟本以为只在大理寺府内吃吃饭,喝喝酒,于是提前沐好了浴,换了身行头,从简出行。结果还是要外出,自己一身素衣,不是掉他金吾卫的面子嘛。

 

这思来想去,又回忆到下午被打断了情趣,心情更加不好,一路上阴着脸,狄仁杰见状下马,小跑到尉迟身边,问道:“怎么了?愁眉苦脸。”

 

尉迟见他嬉皮笑脸,随手掰下路边一小节树枝,扔他,狄仁杰佯装疼得哎呦哎呦。尉迟也下了马,赤马交于他牵着,他走在尉迟身后,尉迟虚虚地靠着他,狄仁杰将耳朵倾到尉迟嘴边,尉迟闷闷不乐道:“我沐了浴才来的。”

 

狄仁杰一怔,左手抚上尉迟的腰,隔着软布温柔地捏着尉迟腰间的软肉,说道:“无碍,待晚间回府上,狄某愿于大人鸳鸯戏水一番。”

 

结果挨了尉迟一肘。

 

-

 

大理寺与金吾卫人员众多,几乎是包了整个燕子楼。

 

狄仁杰与尉迟同坐一小方桌,不在中央,而在角落,虽有一众人起哄地把二人往中间拱,说着狄大人做东怎么能坐角落呢?但狄仁杰只笑着摇摇手。

 

宴会气氛洋洋,狄尉二人也只端着酒杯微笑着看着。

 

狄仁杰忽然感觉有人在蹭他的小腿,望望四周,除了身边的金吾卫将军也没别人了,有桌布挡着,狄仁杰也丝毫不避讳地敞着腿任他蹭。

 

尉迟脚踝蹭着狄仁杰的大腿,一路往上抵到狄仁杰座位中间那块缝隙上,再往前便是不可言传之地。

 

尉迟此时望他一眼,只见那人也在看他,那人眼波里有酒,熏红了尉迟的脸。

 

尉迟可不曾有过如此大胆的举动,甚至觉得他第一次杀人时都没有现在心跳得快,他可做不到像狄大人那样面不红心不跳。

 

如此场合之下,尉迟不知道怎样收场了,只得抽回小腿,安心吃菜。

 

可狄仁杰忽然钻进了桌下,游走到尉迟两腿之间。

 

尉迟望不见他人,只觉腿间有一兽物一般,那人身上带着的体温烘热了尉迟整个身体,尤为大腿那部分,他不自觉地夹起了腿。

 

不过两腿都落入了桌下那人的手中。

 

尉迟不安极了,狄仁杰伸出一只手,摸上尉迟的腰,扯开他的腰带。

 

尉迟这才明白那人要作甚。

 

---

 

我要齁死我自己!!!

 

我有源源不断的脑洞等太太来领

把神都龙王里,还在大理寺任职的正三品尉迟真金大人丢到四大天王里!!


老狄早上起床,发现:哎,我怎么有两个老婆?


然后两个尉迟一通乱怼:


你是假的!!


你是假的!!


你才是假的!!


把家里造的不成样子,随后我们机智的老狄就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问一些他跟尉迟之间的小秘密,谁不知道谁就是假的🌚


问:我们第一次亲热是在何处。

(小)尉迟答(脸红):狄仁杰!胆敢问本官这样的问题,我想你是活腻了!

(老)尉迟答(脸红):狄仁杰!胆敢问本官这样的问题,我想你是活腻了!



问:那夜在燕京楼,我拢共要了你多少次?

(小)尉迟答:狄仁杰!我取你狗命!!

(老)尉迟答:狄仁杰!我要你项上人头!!



然后。



我是狄仁杰,我现在慌得一批。


woc,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哪个才是假的啊!这高仿做的太良心了吧,我居然看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尔后才发觉小尉迟是稀里糊涂地穿越过来的。


然后便是老尉迟与老狄的老夫老妻幸福快乐的生活,碍着我们小尉迟的眼了。


woc,同样都是尉迟真金,凭什么这只狄仁杰是你的?


“老狄,你给我过来!”


“好嘞。”


“你敢过去一个试试!”


“得嘞。”


尉迟真金是头一次感觉自己的表情以及神态是这样的不顺眼,这瞪眼睛的习惯要改改了!😑


小尉迟:我以后绝对不要成为他这样。(指以后的自己)

老尉迟:我之前为什么这么讨厌?老狄,我以前真这么招人厌吗?


我是狄仁杰,我现在慌得一批,女朋友问我题目了,这是什么题?送分的还是送命的?在线等,挺急的。

复习徐老爷的《狄仁杰》



ok,正式掉进狄尉坑

何必与撒野的故事

懒惰怕事其实脾气十分暴躁但每天保持微笑暗地里使刀子的笑面虎何必。


积极向上温柔贴心只是因为名字而被传出曾经扛刀骑摩托校门口堵人的无奈撒野。


脑子里有一堆故事,但只把人设放出来是因为怕我的故事左右了你们的思绪,请各位太太认领一下这个人设脑洞。


我真的,超想看的啊!!!!!


没人要,我就动手了啊……很怕写糟啊……😑

【双北】1993(一发完)

◎小何×小撒

*故事背景来源于长辈们,如有错误请告知
*写的不好,流水账
*本文纯属虚构

正文

小何比小撒大一岁,小撒月份大,提前上了一年学,两人同班还同桌。

俩人同巷的,巷口看上了同一条狗还打过一架,自那之后一直不对付,小撒看小何不顺眼还偷过他的作业本儿。

小何也不好欺负,隔天把他十分的数学卷子给了他爹,晚上放学回家给他爹一顿好打。

小何和小撒是邻门,对门是空房子,烂砖烂瓦不知道是空了几百年,黑洞洞的跟住了鬼似的,小撒胆子小,但总嘴硬说要跟小何比谁胆子大,晚上进去转一圈,看谁出来的快,小何写作业头都没抬,说了句,“无聊。”

小学时间不长,一放暑假小孩就跟玩疯了似的,跑去人家地里偷瓜,小何自然不参与,所以沦落成了拎包的,小撒是主导者,号召着黄河小纵队与长江小纵队,小队每个成员都有外号,都是小孩自己给自己起的,只有小何代号雪狐是小撒特别冠名的。

小何问为什么给他这个代号,小撒说因为他白又精明,像狐狸,满肚子坏水儿,黄鼠狼都干不过他这好脑袋,还钦点小何给他做军师。小何觉得特别搞笑,于是他也给小撒起了个外号——吉娃娃。

因为小撒好动又爱折腾,小何觉得小撒而非那肥硕爱吠的恶犬,倒像极了他二姨从上海给他带回来的吉娃娃,人长得小巧,脾气却一点儿不小,惹急了就要咬人,没长好的乳牙又咬不出什么结果,零伤害率倒弄得自己累得不成样子,那受了欺负委屈巴巴的样儿真想叫人一把捞进怀里抱一抱。

不过到头来瓜也没偷成就叫看园子的老头给发现了,小何捧着大堆的书包也跑不快,不过最后莫名其妙小撒也被逮了。

两人被罚跪在家门口不许吃晚饭,撒妈妈心疼啊,等着撒爸爸晚上进城出货的空挡给小撒又是给饭又是喂水,小撒吃饭之余瞥见腰杆儿挺得笔直跪在那儿头都不扭的小何,扔给他两个馒头,啃的只剩下两口的榨菜攥在手里递过去了。

呦呵,那人清高地只回了俩字儿:“不用。”

小撒翻了个白眼,站起来扣开他的嘴白面馍馍夹着榨菜一到塞进他嘴里,“什么不用,我让你吃就吃。”

小何给塞呛着了,撒妈妈在一旁看着笑,小何嚼了两口真觉着饿了,望着撒妈妈,又望望小撒,又望回自己家紧闭的房门,哇地一声眼泪水儿就往下掉。自己从小优秀到大,家里一直严厉,自己对自己就更为苛刻,孩童爱撒野的性子早就磨没了,何妈妈在门后头看着儿子跪着自己捂着嘴掉眼泪,何爸爸让小何跪了一会儿就让他进屋了。

小撒看着小何一家抱着一起笑,自己在旁边也跟着一起傻乐。

-

一起熊了十余年,上了高中的小撒学乖了,不整小时候那些个幺蛾子了,倒是小何,不知道是物极必反还是什么,两个人的性子像是倒掉了。

扯小女生辫子这种事情小撒多少年前就不惜的干了,不过小何好像特喜欢干这事,惹得小女生急红了脸,他倒是会开脱,随便两句花言巧语,姑娘们气红的脸变成了羞红的脸,兰花指一翘点着小何的脑袋,一声尾音上扬的讨厌叫的人心肝儿直颤。

小何长得白净,学习也好,谁都喜欢。小撒不知怎么就是看的不舒服。

有天放学回家,小撒没等小何自己先跑了,结果就让人给堵半道上了,给人拖进小巷子,搜包又掏兜,总归摸出半块黏在口袋里的金丝猴奶糖,还是女生送小何,小何扭头就给了小撒,小撒本高兴地刚撂进嘴里,顺口问了一句:“哪儿来的。”小何说女生给的,小撒二话没说就给吐了。

那人摸了一粘手的奶糖,气愤地往小撒裤脚吐了口痰,骂了声穷鬼,小撒低着头不说话,强龙都压不住地头蛇,他现在反抗也没多大意义。

也不知这些混混是多久没见过女的,瞧见小撒那半掩若开的领口直发愣,他不白但皮嫩,傍晚巷子里透过霞光刚好落在他脖颈上,叫光照的透亮的肌肤像是街边买的糖葫芦串儿,糖霜裹着红皮里面是酸甜可口带汁儿的果瓤。

他这嫩肉不知道一口啃上去是不是像那果瓤一样的出汁儿啊?

小撒叫那人色//眯//眯的眼神看的害怕,他今儿穿的是他爸穿剩下的白短袖,他爹身材大,他身子板小,领口都不知道挂到哪儿去了,领口给他妈洗的泛黄,刚好糙布跟嫩皮一比,显得他像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小白脸,身子板薄得很,腰藏在宽大的校服里,倒平添几分若隐若现的姿色,啊呀,男儿身碰见这些个不要脸的,根本就不定个事儿啊。

小撒都准备好抄起旁边的板儿砖跟这群人开干了,结果一阵尖锐的警笛声吓得这些人撒丫子就跑老远,留着小撒一个人愣在原地不敢动。

随后只见小何抓着把玩具枪,从巷口出现。

食指往枪上的钮儿一扣,一阵尖锐的警笛声充斥整个死胡同,“我新买的枪怎么样?”

小撒望着他笑得样子没来由的气,抄起书包就砸小何,小何叫他打得莫名其妙,刚买的枪也不要了,迈开腿就往家跑。

小撒自这事儿以后更疏远小何了,小何反而更粘小撒了,到哪儿都跟着。

“我说你每天晚上放学也不等我一下,急吼吼地干嘛去啊,一个人手无缚鸡之力的,万一下回又碰上那群人怎么办?我告诉你我这个人腿短跑不快的啊,万一要是一个没赶上,指不定人家把你怎么着了呢,下回别跑那么快,我又不能吃了你,等等我。”一放学,小何就把小撒摁在座位上说了这么大堆话。

小撒淡淡地看了小何一眼,他才不愿被一个不比他强壮,也不比他高多少的人说手无缚鸡之力,毕竟他过年也是杀过鸡的,倒是小何天生特怕尖嘴的家禽。

“我没急,不是不想等你,每回放学你都得跟班里女生一一道个别,我怕万一你们放学之后有什么特殊活动,还得费脑子给我扯谎支开我,我不如自己先走,免得打扰你跟别人的美好时光,我可不是那种扫兴的人,您说呢?”小撒也毫不退让,两人都话里有话,谁也说不过谁。

互相微笑着放开了对方,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俩人有事儿,但怎么莫名其妙地就有事了呢?之前他俩感情不是挺好的吗。

-

巷尾雷家买了台彩电,一巷子小孩都挤他家看电视去了,除了小何,可看见小撒也跑去了,自己也跟着一起去了,谁知道这姓雷的还搞什么破制度,一袋儿金丝猴换俩小时看电视时间,什么频道他来定,一学年作业换一小时遥控器主导权。

小撒和小何一听调头就准备走人,结果人群里有个不服这小雷的破制度,小雷脾气不好,跟那人打起来了,小撒给人家误伤了一拳,小何抬腿就踹回去了,这下好了,本来没事的,结果三五成群的全打起来了。

巷子里怎么传的都有,儿时的小撒皮得很,所有人都说是小撒为了彩电跟人家吵结果把小何拉进来了,心里委屈的不行,撒爸爸本想采取些行动,结果人家何爸爸二话没说买了台彩电隔天就给人送过去了。

啊呀这下好了,撒爸爸也是个果断的人,回送了台收音机,这两家人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本以为会决裂,没成想这关系反而更好了。

小撒家的黑白电视机终于能换了,这也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小何来小撒家无比频繁的理由。

两家人都心照不宣,家里多了双拖鞋,撒妈妈晚上做饭都会多煮点米饭,何妈妈经常送点何爸爸外地捎回来的洋货给撒家。

有回小何买了双回力鞋,小撒看的眼睛都直了,小何才穿一天,就塞给小撒,说:“这鞋我穿着不合脚。”

小撒原本拒绝了,结果小何把鞋塞他怀里,从门口抄起一双他的鞋就跑了,边跑边嚷嚷咱俩扯平了。看着怀里的鞋小撒就觉得小何又跟他扯什么淡呢,他脚比小何小一码,他的鞋小何怎么可能穿的上?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双回力鞋,小撒居然穿着正好,难道真的像小何说的那样,不他合脚?

-

小撒他爹给他弄回来辆二手的自行车,小撒一听凤凰的,眼里雪亮非要跑去看看这车长啥样,徒步上了十几年的学,终于能蹬两脚自行车,体验体验上学带风是什么感觉了。

但小撒看见那屁股垫子往外翻烂棉花的时候叹了口气,这车身子坑坑洼洼,银漆成块的往下掉,不过他爸手也挺巧,卸了垫子丢给小撒妈缝缝补补也算看得过去,车身的漆剐了又重新刷上一层,车也不像之前那么破了,只不过蹬车总有嘎吱嘎吱的轱辘声。

小何知道了,吵着嚷着要让小撒带他。

头一回骑车带人,蹬得费劲,小何还老喜欢在后头动个不停,小撒忽而一加速,小何吓得手往他腰间一抓,不知道摁到了什么地方,车头没抓住,俩人一头栽沟里去了。

小何倒没事,小撒屁股上给跌了一口子,他爹成天打工赚钱,这么大个人也不能让妈妈上药,自己扒拉下裤子,望不见伤口一通乱抹,擦的满屁股都是药膏味儿。

小撒没法上学,小何一放学就溜进他家给他补课,有一回补着补着小撒忽然想起来自己屁股要换药了。

“你先走吧,我换个药,谢谢。”

“要不我帮你吧。”

“不用。”

到头来还是他被强摁在床上,扒了裤子换药。

小何戳了戳小撒柔软的臀尖,嗤笑道:“我好像就澡堂子里见到过。”

“你废话,要不然你还能怎么见?”

这话一说,两人谁也不说话了,小何承认他想歪了,小撒也觉得自己想多了。

小撒把羞红的脸埋枕头里,手往下伸想拉起自己的裤子,小何蘸着药膏的棉签戳着他的臀尖,拍开了他的手,“别动,还没好呢。”

其实那时小撒起了反应,只得夹紧双腿安安分分地趴着不敢乱动。

等着自己身下消停了,小何的药也终于上完了,提上裤子刚一翻身,小何就亲上了小撒,没有丝毫征兆的,这事儿发生的太突然,小撒愣住了,整个人在那一僵。

蜻蜓点水一样简单的亲吻足以构成两人之间兄弟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他们谁也不说,只有对方知道。

---

我爱他们!!!

【皓景】肉云(pwp一发完)

◎周子皓×郭舜景

三观极其不正,三观极其不正,三观极其不正。
未成年人禁止阅览🚫未成年人禁止阅览🚫未成年人禁止阅览🚫
真的,信我,你别看了,看完会想杀了我的,我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请不要打我,也不要人肉我,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警告:我妻由乃!!非双性,就是有胸。私设一大堆,并且十分ooc,而且特别雷,很雷,慎点!!!慎点!!!慎点!!!


正文

文明是社会的窗户,保护社会之窗人人有责

---

我是禽兽!!!请不要打我!!!